当前位置: 首页>>夕阳风采>>忆海拾贝
抗战时期的西安记忆

2016-01-14    字体:   中   小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页
 
365bet注册送35

  “七七事变”前后,我家住在南四府街45号院,即冰窖巷东口南侧第二个院子的后院,现今陕西省审计厅北楼是其旧址。那时,我们姐弟俩都在位于报恩寺街的陕西省立第一实验小学(现今报恩寺小学的前身)读书。

  西安是具有1000多年建都史的古城,民国时期仍为西北重镇。在日寇践踏我们祖国大地的年代,“七七事变”后,西安成为支援抗日前线最有力的后方,被誉为“前方的后方,后方的前方”;是抗日救亡运动最活跃的地方;也是侵华日寇罪恶空袭的重要目标。

 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,我把在抗战时期的西安记忆和阅历写出来作为纪念,以珍惜和平生活,增强居安思危意识。

南四府街的抗战军服厂

  在南四府街现今《西安日报》宿舍院的位置,当年有一座公寓大院,是西安着名大古董富商闫甘园先生的房产。公寓有前后两院,抗战时期后院成为生产军需品的被服厂,主要任务为抗日军队生产军服。

  公寓院门比西安传统民居院门稍大,进门后前院是一个正方形的大天井,围绕天井四周,建有呈“回”字形的两层木结构的旧式楼房。上层屋外有回廊,回廊外侧建有防护拦,人们可以凭栏了望。两处木质楼梯分别建在进院门后的左右两侧,有护栏扶手。前院楼房,是公寓客房。

  正对院门楼下一层正中,是前院通往后院的大过厅。

  进入后院,便是军服厂了。后院南北两侧,建有相向的两排平房。裁剪、缝纫、质检、整理、打包等车间,以及原料、材料、成品等库房、办公室等,分设在这两排平房中。西南角的两间敞通平房,是军服厂的伙房。

  在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,全民抗战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的氛围中,我的母亲和军服厂周边居民中的一些家庭妇女,到军服厂“出力”,参加缝制军衣,主要工活是“锁扣眼”和钉衣扣。姐姐和我课余也去那里,帮母亲钉衣扣、“领活”、“交活”。每次“交活”后,有一种为抗战“出了力”的愉悦感。

  军服厂昼夜两班生产,没有节假日。厂区缝纫机的欢鸣声,不绝于耳,一片繁忙景象。

小学生抗战歌咏大会

  抗战歌曲是西安各学校音乐课的主旋律。1938年4月30日,“陕西各界抗敌后援会”在北大街公共体育场,即现今北大街人民剧院所在地,举办了一场“西安市小学生抗战歌咏大会”,全市20多所小学7000多名学生参加。我和姐姐所在的陕西省立第一实验小学参加了。观众几万人,激发了西安各界和全市人民的抗日热情,抗战歌曲普及传唱,响彻城乡。特别是西安二中音乐教师、共产党员张寒晖创作的《松花江上》,有力地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行,在全国民众中广为流传,极大地激发了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。

  在五味什字路南“健本学校”对面,有一处大院,抗战时期驻着陕西省国防工事关中野战工事处等军队单位,每周六在大礼堂举办周末文艺晚会。我每周六下午放学回家后,有一位青年军官,接我到那里,先到五味什字东段路北一家小饭馆,给我买一碗炸酱或西红柿炒鸡蛋山西刀削面,饭后到礼堂参加晚会,安排我独唱一支抗战歌曲,并观看他们组织编排的其他节目。晚会结束,送我回家。我在这里先后唱过的歌曲有《松花江上》、《长城谣》、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、《大刀进行曲》、《黄河大合唱》、《我们在太行山上》等。

“万事莫如防空急”

  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爆发后,侵华日寇飞机频繁对西安盘旋侦察,狂轰滥炸。当时传唱的《防空歌》:

  “日空袭,夜空袭,时时刻刻遭空袭,

  自从鬼子入关后,我们从此不安逸。

  为了生存起抗战,万事莫如防空急。

  防空工作做不好,家财性命都难保。

  说防空,道防空,快快起来办防空。

  政府为我做计划,节约献金来推动。

  多买飞机高射炮,打得敌机不敢凶。

  情报防护都做好,防空工作全成功。”

  “七七事变”前,西安有少量公有和私有防空地道、地下室和半地下室。我家曾租住的西木头市西段路北,王家油漆铺院内,在北上房与东西厦门之间的天井处,修筑了一处防空地道。天井西头,有一个垂直几米深的洞口,固定了一个直梯到洞底,供上下地道之用。地道呈东西走向,东端通至天井东头的水井腰壁,水井既是通风通气口,又是地道内用水的方便水源。在炎热的夏季,防空地道又成为乘凉的好地方。我和房东家的几个孩子,多次进入防空地道玩耍,为了我们的安全,房东在地道口盖上加了锁。

  “七七事变”后,日寇轰炸西安,西安加速修筑郊外防空壕、市区防空壕、主要大街防空洞、私人地下防空室、避难室和城墙防空洞。我家附近沿南城墙一线的街巷民居后院,大都挖了城墙防空洞。洞口在后院城墙内侧,设置木门。通风口在城墙外侧。洞高约1.5米,宽约3米。通风口较大,10岁上下的孩子,可以爬出爬进,我就爬着进出过。南城墙防空洞,修建得最好的,当属旧军队将领冯钦哉在书院门路南公馆内的防空洞(西安解放后,这座公馆曾作过陕西省人民政府第二招待所,后又长期作过中共西安市碑林区委、区政府的办公院)。我父亲的好友渭南人李先生,曾在冯钦哉公馆做事,父亲带我去看李先生时,参观过公馆后花园的城墙防空洞。两扇油漆木大门,拱形洞顶和洞壁用青砖砌,砖砌地面也铺着青砖。洞内宽敞,容量大,洞内摆放着坐凳,还有一些防空应急物品。

  我表舅父任先生居住的城内西北一隅,有从河南省来的难民,在北城墙挖洞,栖身又防空。

  1939年4月,为防空需要,开通了小南门,成为向城郊紧急疏散防空的便捷大通道。

“跑警报”:关乎安危的大事

  市民日常生活中的防空,就是“跑警报”。当时流传很广的《空袭警报歌》:

  “空袭警报鸣鸣叫,不要慌张不要闹!

  在家赶快把火熄,晒的衣服都收掉!

  主要物件随身带,关好门窗往外跑!

  疏散还得守秩序,防护人员会指导!

  红白衣服穿不得,快快躲进防空壕!

  无壕就找隐蔽地,山洞地沟都很好!

  劝君平日要注意,免得临时没处跑!”

  侵华日寇飞机从山西运城机场起飞,进入陕西境内,防空部门拉响预备警报(三长声,三短声),说明敌机已进入陕西境内,很快就到西安了,市民应很快进入防空状态。这时,街上立即形成向城墙或城外奔跑的人流。同时,有防空洞的院落,敞开院门,让“跑警报”的人进入躲藏。紧急警报(急促的短声),说明敌机已经飞到渭南、临潼,很快就到西安了,市民应立即进入防空设施。这时全城戒严,没有进入防空设施的人,不再跑动,就近躲在屋檐下。解除警报(持续的长声)说明敌机已离去。

  我和姐姐每天上学,母亲给我们每人带一块锅盔馍和一小瓶开水,以备防空时充饥。我的班主任李秀峰老师,家住报恩寺街东段路南一民居的东厦房,后院有城墙防空洞。我们在校时“跑警报”,就到她家后院的城墙防空洞躲藏。不在校时,就跑出小南门,在护城壕南侧林带中或田野地坑中隐藏。

  “跑警报”也有虚惊的现象。一部分被俗称为“洋车”的黄包车,安装有汽喇叭,跑行中让前方的人或车避让时,按压喇叭气囊,发出呜呜的声响,有行人误听为防空警报声,立即边路边喊“警报,警报!快跑,快跑!”,两旁的人也随着跑起来。跑了一段路,再没听见警报声,见眼前也没有“跑警报”的景象,原来是一场虚惊。

不可磨灭的滔天罪行

  1937年至1945年,侵华日寇战机,频繁对西安进行残酷地狂轰滥炸,给西安的经济社会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严重灾难,犯下了不可磨灭的滔天罪行。

  1937年11月开始对西安轰炸,首先炸毁西郊飞机场。接着集中轰炸城区人口密集的地方。1938年11月中旬,在火车站一带投弹,死伤平民40多人。在市区东南、西北两隅投弹,东大街、广仁医院(现今西安市第四医院前身)、西京招待所、革命公园及新城附近均遭轰炸,死伤同胞平民近百人,炸毁民房30多间。11月23日清晨,以市中心及西北隅平民居住区为目标,施行惨无人道的狂轰滥炸。当天正是穆斯林同胞的“开斋日”,正在清真寺举行开斋典礼,突然警报声骤响,20多架日寇飞机向市中心和大、小皮院回民聚居区投弹、扫射,4座清真寺被炸,160多名平民死伤,150间民房被毁。在这次轰炸中,鼓楼什字、红埠街、郭签士巷(现今光明巷),我表舅父任先生居住的马神庙巷、北教场、北院门、西羊市、西仓等处被炸。我父亲的至交好友蔡先生在西仓东巷的宅院上房被炸,我家寄放在其后院的家俱,全被炸毁。所幸蔡家无人伤亡。

  1939年3月7日下午,我陪母亲到当时位于东大街大差市的西安市红十字会医院看病,正在医生给母亲诊治时,防空警报声起,我们来不及疏散,在医院就地隐蔽。紧急警报刚一响过,日寇飞机的轰鸣声、炸弹的爆裂声、机枪的扫射声交响。东大街从北柳巷口起,东止大差市,长达一华里多,包括南柳巷、骡马市、东木头市和西大街、城隍庙、莲湖公园、大麦市街、北桥梓口、我舅爷家居住的大油巷等处都被炸,死伤平民600多人,毁房1000余栋。解除警报拉响,我们才松了一口气。接着防空救护人员用担架抬着伤员,陆续送到医院,摆放在前院道路两旁和过厅两旁,直到后院,等待救治,其中有的人断臂折足。我们回家沿途,看到了血肉模糊的尸体,残垣断壁的房屋,惨不忍睹。事后得知,在这次轰炸中,西京电厂被炸,土地庙什字街和糖房街两座天主教堂被炸毁。

  1940年我和姐姐“跑警报”到南郊,紧急警报拉响,蹲在一个土坑里。日寇飞机掠过上空,一阵盘旋之后,飞机的轰鸣声、机枪的扫射声、炸弹落地的爆裂声,使人撕心裂肺,大地都在震动,坑沿的松土簌簌下落,我们双手掩耳抱头,闭眼。从护城壕到城南黄雁村一带,浓浓的硝烟和尘埃四起,像沙尘暴袭击,爆裂的炸弹片横飞。日寇飞机施暴后飞去,解除警报拉响,我们爬出土坑,发现坑沿边上,靠近我身边的地方,斜插着一片炸弹裂片。取出后,见其周边全是锋利的铁齿。好险!要是它撞到我们姐弟身上,不死即伤!

  我们带回那块弹片,让家人和邻居们看。邻居们说:快扔掉!那上面有毒,不要伤着人。如今想来,应该把它交给有关单位保存,作为日寇的罪证。

  1940年6月30日午后一时,日寇飞机37架空袭西安城区,炸死230多人,炸伤90多人,毁房800多间。又炸塌西大街桥梓口一处防空洞,死伤同胞400多人。史称“六卅惨案”。

日军战俘和被击落的日寇飞机

  在我没有转学到陕西省立第一实验小学之前,曾在车家巷小学读书。车家巷小学西边,五岳庙门街路南至南城墙根,有一块空旷的场地,城墙窑洞中,住着一些侵华日军战俘。我上下学经过这里,看到中国的管教人员,组织日俘在旷场学习或者进行体育活动,体现出中国人民的人道主义精神。这时,也有路人驻足观看。

 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。1943年美国空军陈纳德“飞虎队”进驻西安。在一次空战中,击落一架日寇飞机,大快人心。日机飞行员自杀。日机残骸在马坊门“民众教育馆”展出,参观的人络绎不绝。

南院门的抗战献金台

  1938年7月7日抗战一周年,西安开展献金活动。在“国家有难,匹夫有责”、“全民抗战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”的号召下,西安人民激情澎湃,积极响应。

  献金台之一,设在人烟稠密、商铺林立、交通便利、四通八达的南院门前。军乐队演奏抗战歌曲,工作人员激动人心的宣讲和热情接待,激发了市民同仇敌忾,保家卫国的激情,慷慨解囊,特别是劳苦大众如人力车夫等,尤为踊跃。有专程来捐献的,也有途径南院门捐献的。从衣着举止看,有各行各业人士,也有家庭妇女带看孩子,让孩子捐献,籍以对孩子进行抗日救国教育。捐献的钱币有当时流通的纸币、银元、铜币等。

抗日救亡的文艺宣传

  抗日救亡团体文艺宣传演出,活跃在广场街头。南院门和周边的街巷,经常有高跷、街头剧的巡回演出。南四府街北段湖广会馆广场和对面马路上,常有演出。高跷人物扮演着工农商学兵各行各业全民抗战的场景。街头活报剧有《放下你的鞭子》等。有侵华日军士兵向中国军人举枪跪降的场面,还有谴责奸商发国难财的短歌剧,众人怒指奸商唱道:“你,你,你!你这个坏东西!/别人在抗战哩,出钱又出力;/你却在囤积居奇,抬高物价,投机倒把,破坏抗战,大发国难财。/你这个坏东西,坏东西!”我们一群小观众,遇到这类演出,都要尾随连看,在日常游戏中,模仿扮演。

  上海的救亡演出队、难民孩子剧团、西安的学生剧团、青年文艺工作者协会等,都在西安宣传演出。书院门西安师范学校礼堂,常有抗战剧演出,姐姐带我去看。

  1938年3月初,着名作家丁玲女士率领的西北战地服务团一行,由山西前线来到西安,开展抗日宣传演出活动,受到西安各界的关注和热烈欢迎。得到消息后,母亲带着我,赶往服务团在莲湖公园附近一所中学的住地,试图请他们带上我。但当我们赶到时,服务团已经离开西安北上。

  (西安市科技局  谢轶欧)

  编者注:此文获陕西省委老干部局“忆往昔峥嵘岁月、看今朝盛世辉煌、助明日中国梦圆”主题征文二等奖

 
【关闭本页】

 

版权所有:365bet体育在线注册_365bet注册送35_365bet哪个是真的 陕ICP备14000191号  Email:lgjzhc007@163.com

技术支持:西安市委信息网络中心